文章阅读页通栏

BlaCat首批入驻游戏介绍——《Card Maker》

来源: 作者:
这是链游爆发前夕的至暗时刻,也是有理想的开拓者绽放光彩的极佳时光。他们怀揣着对区块链与游戏行业的热爱,不计成败,永远向前。 近......

这是链游爆发前夕的至暗时刻,也是有理想的开拓者绽放光彩的极佳时光。他们怀揣着对区块链与游戏行业的热爱,不计成败,永远向前。

近日,历时4个月之久的首届NEO游戏大赛终于圆满落幕。这场链游盛宴吸引了众多优秀的游戏开发者的加入,诞生了数十款画面精美、剧情精彩的链游作品。其中,《Card Maker》喜提双冠王,荣获了最受欢迎和最佳游戏两项大奖,成为本次大赛的最大赢家。

Card Maker》到底凭借什么能从一众出色的游戏作品中脱颖而出?是逼真精致的画面设计,别具一格的游戏剧情,还是丰富有趣的关卡设置?它又是如何与区块链技术完美结合的?带着这些疑问和好奇,链鱼鱼有幸采访到了《Card Maker》的游戏制作人“法师”,带我们一探这款游戏的独特魅力。

不会程序的美术不是好策划

简单来说,《Card Maker》是一款创造性的UGC(用户原创内容)游戏,也是一款卡牌+Roguelike类型的游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可以设计卡牌,还可以高自由度地设计角色、关卡、剧情。在通证经济的创作激励和价值保证下,未来会不断引进大量深度内容和多维度模块的创造,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社区生态。

只听概念,就已经足够别出心裁,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款游戏从雏形到成品仅历时40天,团队效率可见一斑。对此,法师告诉链鱼鱼,“除了我,团队还有另外两名成员,‘武僧’和‘刺客’。其实,我们都是做独立游戏出生,包括在页游和手游盛行期间,也做了几款游戏,有些作品直到现在也还存活着。我们对于行业发展方向的把握还是挺精准的,区块链是一个风口,我们也很幸运的较早的接触了解到这个领域,但是在决定转型和制作这款游戏之前,我们也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来深入思考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想明白了之后,我们才决定all in。而作为独立游戏开发者,每个人的战斗力都非常强,能够充当不同的角色,所谓的不会程序的美术不是好策划说的就是我们,协作起来效率很高。

说到底,团队的实力不取决于规模的大小,想清楚,朝一个方向努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让玩家“设计游戏”

能够获得大赛组委会的一致认可,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独占鳌头,《Card Maker》必然拥有让人称赞的特点和优势。

法师表示,“作为卡牌游戏的硬核玩家,我们是一路追随《万智牌》、《炉石传说》、《杀戮尖塔》过来的。出于这种热爱,我们在《杀戮尖塔》上做了一些改进和角色的调整,来作为这款游戏的战斗原型。

在创作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思考区块链技术到底能够给游戏带来什么,我们认为可以给游戏内容赋能,也就是建设一个良性、可循环的的内容生态。落实在《Card Maker》里,指的是在保留卡牌的基本玩法上,能够让玩家自由设计内容。同时,我们认为比我们厉害的游戏玩家非常多,他们的专业性更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愿意创造框架,将设计权交还给玩家,玩家可以自己设计出一套故事模型,关卡谜题,甚至将自己制作的卡牌设计上传到链上供全球范围内的玩家进行鉴赏和交易。”

如此看来,《Card Maker》的玩家们不仅仅只能够进行简单的对战和组队,更像是建立了一个去中心化、高度自治的游戏社区,可以进行更多元化的交互。不过,诸如《Mine Craft》(我的世界)等自由度较高的传统游戏常常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即玩家设计仅仅取决于个人的爱好,业余兴趣,极易出现半途放弃的情况。那么,如果能让这些做出设计行为的玩家的价值得到体现和回馈,是否就能让内容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呢?

“在《Card Maker》中,只要玩家投入后受到市场认可,他就拥有一定的价值,最终这种价值就能够得到体现和回馈。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分析,我们在游戏中引入了通证经济,希望能够正向回馈用户的投入和形成良性的内容生态激励建设,让玩家所有的行为都能得到相应的反馈。”法师对链鱼鱼如此表示。

底层平台之选

游戏因其和区块链天然的契合度,被普遍视为最容易出现爆款的领域,已经成为众多底层平台的“必争之地”。以以太坊游戏生态建设为例,据DappRadar网站数据显示,截止9月4日,在其持续追踪的829个以太坊DApp中,游戏类DApp共计333个,占比超过40%,远远超过其他细分领域。

目前,公链之间尚且不分伯仲,但《Card Maker》还是选择了基于NEO研发,想必也有自己的考量。法师透露道,“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们跟NEO认识的早。实际上,我们也很熟悉以太坊,但就单拿以太坊和NEO比较的话,作为项目开发者,我认为V神最初的想法并不是很周全,导致目前给以太坊带来了重度和压力,随着DApp的日益增加,以太坊社区未必能够维护更新到最后的版本。”

法师进一步补充道,“相较之下,NEO在很多方面具备一定的优势,就以玩家之间的交易来说,以太坊对任何交易都需要收取一定的矿工费,尽管这笔费用比较合理,对于玩家却也是一笔实实在在的开支。但是,NEO对于低于10GAS的交易是不收取手续费的,这极大的降低了项目开发者的盈利负担和玩家的入门门槛,诱惑力十足。此外,NEO的整个生态建设也是可圈可点的。在这款游戏中,我们使用了一款名为“BlaCat”的轻钱包,玩家通过手机就可以登陆,而以太坊游戏却只能在电脑上操作。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小的改变,却也能体现更深层次的布局。”

不久前,FunJumping创始人陈喜也正式推出了项目“BlaCat”。据他介绍,BlaCat是基于NEO技术打造的链游平台DApp及开发工具套件(SDK),它能够让用户像玩传统游戏一样玩链游而不必进行复杂的钱包、交易所等一系列操作,同时让传统游戏开发者能无缝对接区块链。

另一方面,对于游戏开发者而言,TPS一直是重点考虑的因素,过低的TPS无法承载大型在线游戏的运行。然而,法师却拥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首先,TPS不是一个门槛,这是一个结论。我们必须要清楚,区块链并非适用于所有的场景,也不是所有的资产都一定要上链。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区块链的思维模式是什么,它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目前,以Fomo3D为代表的资金盘游戏也号称去中心化,资产上链,但这些博彩类游戏能够为行业带来好的影响吗?不见得。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我们才会需要考虑将全部资产慢慢往链上迁移。就现阶段而言,NEO的TPS已经足够支撑起游戏的运行,玩家操作顺畅,页面也不会出现卡顿的情况,这就可以了。

当然,NEO还为我们提供了全程的技术咨询服务,同时减少了我们的智能合约部署成本等。”

人心是最大的门槛

尽管《Card Maker》已经很卓越,但在法师看来,仍然有许多待提升的空间。“对于游戏而言,如果能够让玩家产生往下深挖的欲望,而不局限于表面,才能够称得上是一款真正的好作品。接下来,我们会在游戏可玩性、深度、数值、经济模型、美术效果等方面做进一步打磨,争取把这款游戏做透。”

采访临近结束,法师也表达了自己对当下链游行业的诸多担忧。他表示,“目前,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猫”、“狗”游戏,这些链游同质化严重,可玩性太差,甚至还有一些游戏团队是专门来圈钱的,如果这种现象不能够及时遏制,外界对链游的认知就会走偏,一旦行业被贴上“庞氏骗局”、“传销”等标签,这些负面看法一定会阻碍这个新兴产业的发展。区块链讲究共识,但共识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从更广泛的层面来说,是一种大爱。技术迟早会被攻克,但人心反而是最大的门槛,这不是单个从业者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大家一起携手打造一个正向循环的生态。”

这也是时常思索的问题之一。技术是拿来应用的,而不是用于炒作的。虽然我们无法完全剔除浑水摸鱼者和滥竽充数者,但也绝不能放任行业走向失控的边缘,一个能够长远发展的行业也必然离不开从业者的坚守与协力。我们始终相信,黑夜无论如何悠长,白天总会到来。


更多专栏文章:http://www.qukuaiwang.com.cn/zhuanlan
声明:本文由入驻区块网专栏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区块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键词: 区块链  区块链游戏  Card Maker  
0/300